高考作文人物素材 钱谦益

昧其良知的仕进者——钱谦益


    人物: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又号蒙叟,江苏常熟人。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入清以礼部侍郎管秘书院事,充明史馆副总裁。


    逸事:钱谦益是明末清初一位大名鼎鼎的文坛领袖,曾获得东林党魁之桂冠。钱谦益作为诗人,开创了有清一代诗风;作为文章家,号称“当代文章伯”;作为士林领袖,参与了东林党人反对魏忠贤阉党的活动,可谓德高望重。然而,就是这位集学者、诗人、古文家、诗论家、收藏家于一身且可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齐名的著名文学家,后来不仅晚景凄惨悲凉,还背了个为世人所不齿的“有才无行”的骂名,真是令人可悲可叹。
      钱谦益太重功利。同历代的文人一样,,钱谦益热衷于官场仕途,只是一直仕途不顺,从明万历三十八年中进士,直到崇祯十七年明亡,在前后长达三十五的时间内,三起三落,旋进旋退,全部任职时间加在一起也不过五六年左右,更谈不上有什么宏图伟业。阉党余孽马士英、阮大钺因拥戴有功而主持朝政、权倾朝野,这位作为东林领袖的钱谦益却“看中”了他们,居然上书称颂马士英拥立之功,并为阮大铖鸣冤叫屈,用“慷慨魁垒男子也”之类的阿谀奉承赢取他们的信任,还利用夫人柳如是与阮大铖的关系,谋得了一个礼部尚书的职位。


     钱谦益太没骨气。清顺治二年(1645年)五月,清兵逼近南京、势如破竹。在众人眼里,钱谦益作为明末清初政治舞台上一个颇有影响的风云人物,只要明朝一亡,他不是抵抗而死,就应该是毅然殉国,就连他的爱妾柳如是也力劝钱谦益以身殉国,好落下个壮士的美名。然而可惜的是,钱谦益竟然连个昔日倚门卖笑的歌妓都不如。他佯为应允,率家人故旧载酒至常熟尚湖,声言欲效法屈原,投水自尽。可是直到夕阳西下,钱谦益仍然站在湖边。他用手探了探湖水,说:“水太冷了,怎么办呢?”便又回家了。反倒是柳如是奋身跳入水中,不惜一死,后被人救起。钱谦益不肯殉国也就罢了,那就当个隐士,也算是保住了晚节,可他却不甘寂寞,不仅主动出城腆颜迎降清兵,还给江南各个城市的朋友写信劝降,说“大事已去,杀运方兴”,“为保全百姓之计,不如举郡以降”,甚至在五月十五日清兵进入南京时,带头把辫子也给剪了。可叹的是,钱谦益的表现并没有换来清朝的信任和青睐。顺治三年(1646年)正月,他被授予秘书院学士兼礼部右侍郎,充修《明史》副总裁。可就是这样的闲官也做不安稳,清顺治四年丁亥,受淄川谢陛案牵累,钱谦益被逮锒铛北上,关入刑部大狱;清顺治五年四月,钱谦益因黄毓祺案被株连,羁押南京狱。死了以后更惨。一百多年后,乾隆帝不仅骂他“大节有亏,实不足齿于人类”,还要把他列入《明史•贰臣传》,而且是乙编,比洪承畴之类更下一等。钱谦益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投清变节苟且偷生换来的是主人的挖苦和世人的千古骂名,真的是给人当奴才都没有资格。


    钱谦益太过虚伪。钱谦益最习惯于见风使舵、左右逢源,“风吹两边倒”,是乾隆帝最反感的明朝降官。他本为东林党,崇祯时却为礼部侍郎;明王后,拥立潞王,与拥立福王的马士英不和;福王为帝后,他为保全自己,又上书颂扬马士英,为马士英请拥立之功,他反而升为礼部尚书;多铎进入南京后,他是迎降清军的官位最高者。钱谦益既然已经降清,但又在其所写的《初学集》、《二学集》中,利用文字,攻击清朝,以便掩饰自己的秽行,颇有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的味道。有一个很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是,钱谦益降清后,穿着的是没有领子的清朝官服,而阔大的袖子却又是明朝官服的式样,以表明他不忘前朝,其虚伪之举令人作呕,被后人讥讽为“两朝领袖”。然而,更让后人不齿的是,钱谦益后来在被人指责“大节有亏”时,竟然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把责任全推给了小老婆柳如是:“我本欲殉国,奈小妾不与何?”以文章立身的钱谦益,满嘴的仁义道德,一到关键时刻就显露出其虚伪的本质,无怪乎清代诗人袁枚要这样痛骂他:“伪名儒,不如真名妓。” 
      钱谦益一生博学多才,著述卓越,还培养出了郑成功这样的杰出人物,堪为一代文学领袖。或许,如果不是处在那样一个风雨如晦的改朝换代的时代,钱谦益肯定会以一个文学大家的身份载入史册,为后人瞩目、敬仰和研究,然而,由于太注重功名利禄,由于人格的虚伪和卑劣,钱谦益终究没能经受得住时代的考验,最终仁义尽失、晚节不保,并落到这样一个可耻可恨可悲可叹可怜可惜的下场。


[运用方向 绝世的文采与脆弱的精神  人性的差距  名与实  追求  价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