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清明,我的思念!

2011年,清明,我的思念!


 小时候,
   祖母在田头,
   我在山头。


   长大了,
   祖母在家头,
   我在街头。


   现在啊,
   祖母在坟头,
   我在外头。


      ——写于祖母离世九年之际,兼祭叔父。


           重庆  李广元


     清明,一个多么凄凉冷清的词语啊;清明,一个让人闻之断肠的季日啊;清明,又是一个无法言语的念想。
     九年了,我以为自己忘记了,以为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宿命。来来去去,匆匆忙忙,人生总是无定论。每次回家的道路,总是相同;每次回家的情形,总是匆匆。然而,今天,就在现在,心中却涌起了无限的思意,还有无限的眷念。
    脑海里,总是闪现出祖母送我上学的情景:每一次的送别,就是祖母对我的一次嘱咐;每一次的送别,就是我对祖母的一次无赖。那逝去的岁月,留下的,只有我无限的思念。那每一次的挥手,就是祖母关爱的表现。
    九年的时间,已不算太短。总是以为时间冲淡一切。哪里冲得走我的思念?
    九年了,坟墓外头,杂草丛生;阴雨密布,哀容愁面;香烧烛燃,纸飞烟走;泪水飞扬,奠炮轰鸣;几许人影,矗立墓旁。桃花粉红杏花白,雨打花枝树树开;行人面上悄悄下,几家坟头哭声哀。那缕缕愁思,随着青烟,缓缓飘飞。
    清时,离散不去的是我无边的情结!
    站在外头,注视着满眼的蓬草,回想着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一声呵护,充满柔情;那一次鞭笞,痛在祖母心里。好想再回到从前,一定不会让祖母如此伤心,还有难过。


    今天,孙儿回来看您了。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泪水?那是我对您无限的思念

发表评论